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七道江会议与四保临江战役

时间:2017-05-10 16:26:40  来源:吉林日报  作者:

   

  董新春 本报记者 王春宝

  

  矗立在临江江心岛公园里的陈云铜像

  

  陈云(右)在中共中央南满分局(又称辽东分局)、东北民主联军辽东军区总部所在地——临江

  

  饿了就吃把炒面吃口雪,坚守在阵地上

  

  北满我军三下江南,部队开往靠山屯前线

  

  七道江会址

  

  临江军民夹道欢迎从前线归来的人民子弟兵 

  坐落在白山市西部郊区的七道江村,有一栋场地狭小的旧式平房,门口上方悬挂着“七道江会议旧址”的牌子。70年前在这里召开的一次仅有21人参加的会议,使这个院落和七道江村名扬中外。这究竟是一次怎样的会议?它留给了后人什么样宝贵的经验?为什么说这次会议是东北解放的起点和里程碑?2017年4月3日,是四保临江战役胜利70周年纪念日。让我们重温这段历史,追昔抚今。 

  七道江会议,作出了坚持南满,保卫临江的正确决策。“南满”是指1946年10月19日之前,东北民主联军所控制的安东(今丹东)、通化、长白山区一带的解放区。安东是中共辽东省委、辽东军区所在地;通化当时是辽宁省委驻地,也是中共中央东北局的后防基地,东北民主联军航校、炮校和军政大学都曾设在通化。东北民主联军主力部队第4纵队主要任务是守卫安东,第3纵队守卫通化。“临江”是指1946年10月26日国民党军占领安东、11月2日国民党军占领通化后,所剩的长白、抚松、靖宇、临江四县区域,当时叫做“两沟夹一山”(“两沟”指鸭绿江、松花江,“一山”为长白山)。 

  坚守南满,保卫临江的原因。早在1946年5月,四平保卫战时,中共中央东北局就提出了在临江建立战略后方根据地的问题。从那时起,一些机关和单位陆续迁往临江,共计有7万余人,再加上辽东银行、安东造纸厂、辽宁省民政干校、还有伤员和随军家属等3万余人,临江一时成为南满中共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守住临江,可以牵制国民党军,使其在东北分兵两处,为歼灭敌军创造条件;可以给坚持敌后斗争的中共地方游击队提供有力依靠。1946年10月19日,国民党军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司令长官杜聿明按照“先南后北,南攻北守”的战略方针,调集8个师,10万兵力进攻南满根据地,主要目标是安东、通化。国民党军企图先占领南满,从而切断中共东北解放区与华北解放区的联系,解除后顾之忧,再集中兵力进攻北满,达到独占东北的战略目的。当时,南满以临江为中心的四县根据地是“撤”还是“留”成为决定南满命运的关键,也是东北形势好转或恶化的关键。 

  七道江会议 

  1946年12月11日至14日,在临江县七道江村(今浑江区七道江村)召开了辽东军区师以上干部会议,史称“七道江会议”。 

  12月11日,辽东军区在四纵的前敌指挥所召开了辽东军区师以上干部会议,参加会议的有辽东军区司令员肖劲光、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肖华、副司令员程世才,辽东军区参谋长罗舜初、副参谋长吴克华,政治部主任莫文骅、副主任唐凯,3纵队司令员曾克林、副政治委员刘西元,4纵队政治委员彭嘉庆、副司令员韩先楚及3纵、4纵师级干部。时任中共南满分局书记、辽东军区政委的陈云没有出席会议,因为这次会议是一次纯军事会议,议题就是如何打退敌人的进攻,保卫南满最后一块根据地——临江。陈云曾对肖劲光说过:“前方打仗的事你放手干,后方有我。不管前方后方,出了事我全兜着。”“坚守南满,牵制敌人”这是陈云、肖劲光来南满的使命,也是陈云与肖劲光商定好的会议议题。可是,会议讨论时,却扭转了议题,提出了坚持不坚持南满的问题,而且多数人主张放弃南满北上。 

  13日上午,就在两种意见争论不休、相持不下时,军区作战科长送来了敌情通报:敌1个师抵达梅河口,1个师集结在通化,1个师集结在沙尖子(桓仁境内),一个师集结在桓仁,准备大举向临江进攻,形势十分危急。肖劲光决定,3纵、4纵的师长们立刻回部队,做好迎敌准备,政治委员们留下开会,带回决议。13日下午,敌人开始准备进攻,会议对去留意见问题还统一不起来,具体的作战方针也无法确定。于是,肖劲光13日晚给在临江的陈云打电话,请陈云到会拍板定夺。 

  14日,陈云主持会议。他全面听取了两种不同意见后,便循循善诱地说:“东北敌人好比一头牛,牛头牛身是向北满去的,在南满留下一条尾巴。如果我们松开这条尾巴,那就不得了,这头牛就要横冲直撞,南满保不住,北满也就危险了;如果我们抓住了牛尾巴,那就了不得,敌人就进退两难。因此,抓住牛尾巴是个关键。”最后,他加重语气说:“我是来拍板的,拍板坚持南满!”“我们不走啦!一个人也不走,都留下来打。如果这个决定下错了,责任由我来负,不怨大家,希望大家团结一致,共同对敌!” 

  陈云一席话,高屋建瓴,统一了坚持南满的思想,增强了坚持南满的信心。会议确定了军事行动方针,即正面保卫长白山,敌后坚持“三大块”(即辽南一分区、辽宁二分区、安东三分区),实行内线作战和外线作战相结合,运动战与游击战相结合的作战方针。4纵队出其不意挺进敌后,牵制敌人,消灭敌人的地方武装及分散之敌,破坏交通线,打乱敌人部署。3纵队在内线作战,寻机歼灭敌人,逐步改变敌强我弱的形势。 

  保卫临江战役的战略方针是,内线、外线相策应,南满、北满相配合。坚持南满,巩固北满,南打北拉,北打南拉。粉碎敌人的“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战略图谋。3纵在内线从临江县的外围,与之交界的集安、通化、柳河、辉南地区阻挡敌人向临江的进犯。4纵则迂回到进攻临江之敌的后方本溪、抚顺、宽甸以东,也就是从后面、侧面牵制敌人。因为进攻临江的敌人主要是从丹东、沈阳、长春方向开过来的,这就叫“内线阻击、外线牵制”,两线互动夹击敌人。 

  会后,各部队深入传达贯彻七道江会议精神,一场波澜壮阔的改变南满乃至东北敌我力量对比的四保临江战役拉开了帷幕。 

  四保临江与三下江南战役 

  一保临江(1946.12.17-1947.1.20) 

  1946年12月27日,国民党军进犯临江指挥所由新宾永陵移至通化,国民党军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副司令长官郑洞国指挥5个师的兵力,约6万人,分4路进犯临江地区。其中主攻临江的是左路52军195师、中路71军91师、右路52军2师(共计10个团,其中1个团守辑安,9个团进攻临江),约2.3万人。 

  东北民主联军3纵7师集结四道江、五道沟、上下四平、寒葱沟,组成第一道百里防线,至三岔子作最后抵抗。3纵8师在七道江、红土崖、三道阳岔一带阻击71军91师东进,至红石砬子作最后抵抗,协同7师歼敌于三岔子、林子头;3纵9师与辽宁独立2师一部、李红光支队一部、四分区独立团于凉水河子、金川、老岭一带构筑第三道防线,保卫濛江,保障主力侧后安全。独立2师、李红光支队一部深入辉南敌后破交通、拔据点、截军需,牵制敌人。4纵深入敌后到安奉线两翼地区作战,拖住敌人对我正面进攻。12师为先遣队由辑安跨过浑江插入敌后。10师为右路由原防地通化东升村,越过梅辑线西进。11师为左路由六道江,越过通永公路西进。留在辽南的独立1师策应12师由旅大向敌后出击。留在辑安的安东独立3师在新宾、怀仁、本溪一带配合10师、11师。独立4师在金川开展游击战争。 

  战斗结果。由于东北民主联军4纵深入敌后,22师、71军91师回调怀仁,扫荡4纵队及辽南独立1师、安东独立3师;由于北满民主联军一下江南,71军91师、新1军30师北调长春,配合其防守部队围剿。仅有52军195师、52军2师与民主联军主力对峙、拉锯。从4纵挺进敌后,3纵在通、缉线反击,历时1个月,共克敌人据点37处。3纵在六道沟门、头道崴子、小荒沟等地作战43次,歼敌1700人;4纵在东至鸭绿江、南至普兰店、西至永通公路纵横几百里的地区作战50余次,歼敌2300余人。 

  一下江南(1947.1.5-1.17) 

  北满民主联军总部集中1纵、2纵、6纵12师的兵力,于1947年1月6日黄昏将其塔木包围。在张麻子沟、焦家岭、石屯3地,将德惠、九台、吉林的援兵全歼或击退。6纵在城子街、沐石河歼敌两个保安团;2纵攻克农安伏龙泉,并向四平街、郑家屯一线进攻牵制敌人。此役共歼敌4000余人。杜聿明被迫从西满、南满抽调3个师北援。1月17日,北满我军撤回江北。 

  二保临江(1947.1.30-2.8) 

  国民党52军在军长赵公武指挥下,又纠集5个师的番号,8个团和1个营的兵力,2.1万人,于1947年1月30日向临江地区第二次大举进犯。52军195师及新6军207师以通化为基地,从北、东两个方向向临江进犯。52军195师自1947年1月30日,由通化北移至东西高丽城子、小荒沟一带,向闹枝沟、碱厂沟进犯。新6军207师由新宾出犯临江,配合195师行动。新6军22师由永陵进抵通化,接替52军195师防务。暂21师配合207师、195师,于金川、柳河展开扫荡,阻击大荒沟民主联军,相机占领临江。 

  2月5日,民主联军抓住正面敌人尚未出动的战机,集中4个师的兵力与敌195师在高丽城子展开激战。民主联军7师由大荒沟(通化县)、柳河县八里哨、闹子沟等从东、西两个方向直逼高丽城子;民主联军8师主力位于通化县上、下四平,临江县旱葱沟、六道江一线控制大龙爪沟门,向西北发展配合7师,并防范高丽城子之敌南窜。民主联军9师于柳河县三源浦、五道沟迂回到高丽城子西南打敌援兵,确保7师侧翼安全。4纵10师于临江县六道江、通化县铁厂子一带阻敌22师、敌2师北犯,配合3纵。11师由辑安青沟子再插敌后宽、桓、辑和安、沈路地带,12师在碧流河以西活动,相继收复据点20多处,控制纵横100多公里的地区,直接威胁安东、沈阳一线。 

  战斗结果。2月5日佛晓,战斗打响,激战1天,黄昏时,7、8、9三个师包围了高丽城子。晚10时,敌向通化突围,被歼2300余人(毙伤800人,俘虏1500人)。民主联军部队回师三源浦,直指增援195师的207师。2月8日,消灭207师第3团(缺一个营)及保安团1670人(毙伤200人,俘虏1470人)。22师、2师被牵制,无力再犯。至此,敌之第二次进犯临江又以失败而告终。 

  三保临江(1947.2.13-3.24) 

  国民党军进犯临江指挥所仍设在通化,杜聿明指挥5个师的番号,4个师的兵力(11团加1个山炮营),2.9万人,分3路向临江地区进攻。 

  东北民主联军8师在小荒沟、东岔、老岭一线,阻敌91师、2师,民主联军7师、9师主力,首歼大通沟以南敌暂21师2团。再打敌91师主力。 

  战斗结果。1947年2月18日,3纵主力全歼通沟敌暂21师2团。2月21日,3纵主力向高丽城子之敌91师、2师发起进攻。经8昼夜激战,歼灭71军91师272团及直属工兵营、特务营、炮兵营,195师一部,2师6团3营之兵力。毙伤国民党军1500人,生俘4980人。敌5个师,打垮3个。粉碎敌3次进犯临江后,敌因北满民主联军二下江南作战,北调91师、新22师赶援长春、德惠等地。南满部队趁机将通化守敌195师包围。南满之敌已无力再向临江进犯。经过1个多月的艰苦作战,南满部队相继收复金川、辉南、柳河、怀仁、辑安5座县城。 

  二下江南(1947.2.22-3.2) 

  1947年2月22日,民主联军北满主力越过松花江,将城子街的敌人歼灭,又包围德惠。杜聿明把进攻临江的敌91师调回四平街顶替71军,抽调敌71军87师、88师及新1军、新6军各一部,加上一些地方保安团,去解德惠之围,被民主联军各个击破。3月2日,北满主力撤回江北。 

  三下江南(1947.3.8-3.16) 

  民主联军撤回江北后,国民党军吹嘘德惠“大捷”,歼灭“共军10万”。蒋介石越过杜聿明直接命令敌新1军、71军渡过松花江追击。民主联军对渡江之敌1个团进行反击,并于1947年3月8日第三次渡过松花江,在平安堡歼敌1个营,在靠山屯歼敌5个连,并包围农安县城。杜聿明急调热河敌13军54师、南满敌新6军22师北援,并协同敌新1军进至农安、德惠以南地区。由于敌军齐头并进,不利于民主联军在运动中歼敌,民主联军遂于3月16日回师江北。 

  四保临江(1947.3.27-4.3) 

  北满民主联军回师之后,杜聿明想回救通化,拼凑11个师的番号,7个师的兵力(20个团),5万人,于1947年3月27日第4次进攻临江。 

  南满民主联军只有4个主力师(其他两个师去敌后),每个师平均仅6000人。民主联军7、8、10师附纵队炮兵团在红石镇以东,以家街为中心,布置一个方圆30公里的口袋阵,将担任主攻部队敌89师和54师162团诱入包围圈。民主联军9师一部控制柳河,主力附军区野炮营阻击暂20师,保证正面部队作战。 

  战斗结果。1947年4月3日5时半攻击开始至16时,仅用10个小时,全歼敌89师、54师162团,毙伤660余人,俘敌89师副师长张孝堂以下官兵7800余人。迫使各路之敌退兵,粉碎敌人第四次进攻临江。民主联军选择敌人主力部队,将其全歼,打破敌人的进攻计划。 

  “四保临江、三下江南”,南满、北满民主联军共计歼敌4.3万人。四保临江战役胜利后,临江根据地从4个县增加到9个县,解放区人口由23万人增加到百万人,通化成了一座孤城。陈云同志兴奋地说:“四保临江才几个月,我们的人越打越多,武器越打越好,根据地越打越大,部队越打越坚强,取得的胜利一次比一次大。”“我们的目标第一是解放全东北,第二是解放全中国!” 

  四保临江战役胜利的重要意义 

  “七道江会议”作出正确决策,使“四保临江”战役,四战四捷,守住了南满,巩固了北满,彻底粉碎了敌人的“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战略图谋,扭转了东北战局,改变了敌我双方力量,东北民主联军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反攻,为辽沈战役和东北解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七道江会议”是陈云在东北解放战争时期的重大贡献,也是陈云卓越军事指挥才能的具体体现。 

  “七道江会议和“四保临江”战役的胜利留给后人很多宝贵的经验,重要的有两点:一是要像革命先辈那样模范执行民主集中制原则。执行民主集中制,要把握好三个着力点,首先是把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真理,转化为多数人的思想认识和自觉行动;其次是要克服极端民主化和武断集中化问题;最后就是敢于担当,敢于承担责任。如何做到这三点?陈云同志在“七道江会议”上为我们提供了经典范例。二是要像革命先辈那样,牢固树立紧紧依靠人民、一切为了人民、视人民如父母的公仆意识。当年东北民主联军处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广大人民群众冒着生命危险为部队运送给养,护理伤员,安排宿营。这种鱼水深情,形成了巨大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保证了战役的胜利。当年进行革命战争离不开人民群众支持,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也同样离不开人民群众的支持。 

  “七道江会议”的民主决策,使临江保卫战四战四捷,成为全国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的起点。70年来,“七道江会议”一直是白山市各级党组织开展党内政治生活,纯洁党性的一面镜子,“四保临江”战役所形成的光荣传统一直是白山老区人民战胜困难的精神动力。 

  董新春,男,1962年出生,曾任临江市委秘书长、市委办主任,长白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等。2009年7月,任吉林省白山市地方志编委会办公室主任、《白山年鉴》主编、《白山市志》总撰稿人。2016年2月,担任吉林省地方志学会副会长,成为吉林省地方志专家团成员。 

  (本版照片由白山市地方志编委会办公室提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