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煤城:十四年“血泪史”

时间:2017-06-05 09:34:17  来源:吉林日报  作者:

360截图-13241552.jpg

累累尸骨诉说着苦难矿工的“血泪史”。

  本报记者 隋二龙 赵蓓蓓

  从1911年发现煤田到1947年辽源解放,西安煤矿经历了私人商办、官商合办、日伪掠夺和国民党劫取等几个时期。期间,封建地主霸占过它,军阀势力糟蹋过它,日本帝国主义蹂躏过它,国民党反动派破坏过它。

  西安煤矿史,可谓是一部辛酸史、一部苦难史、一部血泪史。

  上世纪,人们曾称辽源为煤城,因为历史上这里一直以煤著称,辽源煤矿的前身是西安煤矿(西安炭矿)。

  西安煤矿是中国重要的煤炭生产基地,煤炭经济一度占当地经济总量的50%以上。然而,谁又能想到,在暗无天日的旧社会,这里却成了封建地主、资本家和日本侵略者追逐高额利润的“宝库”,成了反动阶级残害矿工的屠场。

  “乌金”问世 各方觊觎

  1911年,西安县(现辽源市西安区)农民陈得财在城北打井,挖出了黑色石头。经过鉴定后,发现是优质煤炭。陈得财很快与绅商傅兴周合作,筹集1万块银元,成立了富国公司,拉开了煤田开发的序幕。

  消息传开后,小煤窑逐渐发展起来。

  在小煤窑逐步兴盛过程中,各公司间的竞争日益激烈,这让外资渗入有了可乘之机。日本帝国主义对我国东北这块土地早就垂涎三尺,多次派人到西安煤矿进行调查,搜集经济情报,准备以“技术援助”“中日合办”“贷款”等方式渗入,进而掌握煤矿开采权与经营权。在日资入侵的大门敞开后一年多的时间里,西安矿区的10大商办公司就有7家被控制在日本财团手里。1919年,日本九州明治矿业株式会社又与泰信公司缔结了契约,成立了中日合办泰信公司,之后又与健元、健兆公司合办公司。3个公司合称“明治西安炭矿”。日资由渗入到操纵西安煤矿的经济命脉、掌握经营大权,仅仅用了两三年时间就使西安矿区的民族工业陷入困境。

  日本资本的不断扩张,已经威胁到东北军阀张作霖的利益和地位。日方与西安煤矿各公司签约,未通过中国政府批准,事后也不呈送中国政府备案。张作霖对此深为不满,但又无法通过正常的外交途径进行交涉。在全国上下一片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行径的浪潮冲击下,张作霖由亲日转向排日,借助反日运动之力提出了“禁止外国资本家经营煤矿”“鼓励官商合办”的主张,设立了官商合办的西安煤矿公司。

  1928年,在皇姑屯事件中张作霖被炸死,张学良出任东北保安司令后,国耻家仇集于一身,反日情绪十分强烈,对发展民族工业非常积极,于1931年成立了东北矿务局,西安煤矿公司后改为东北矿务局西安煤矿。到1931年11月,西安煤矿资产已达300万元、职工超过2000人。随着矿山设备和技术手段的不断改善和提高,煤炭产量也不断增长。据史料记载,仅1927年至1931年,总出煤量68.8万吨,其中外销58.97万吨。由于煤炭大量外销,而且煤质好,一时间,西安煤矿名声大振。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关东军最高司令部为扩大侵略战争规模,解决能源补给问题,于12月27日强行“接收”,将东北矿务局西安煤矿改名为“西安炭矿股份有限公司”。从此,西安煤矿就沦陷在日本帝国主义手里,成为日本侵略者战略物资的供应点和积累战争资本的基地。

  “以人换煤” 灭绝人性

  日寇占领西安煤矿以后,首先是强化统治机构,全面实行法西斯式的殖民地统治。他们在矿上设置了矿务、劳务、庶务、操炭、用度、工事、工场、经理、配给、教习等16个课(所)、75个系。所有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基本上由日本人担任,另外还利用一些汉奸作为统治矿工的爪牙。

  1938年,“西安炭矿”下设大成、富国、泰信、东城4个采炭所,实行把头包工制度,由大把头单立柜头,向采炭所包工,再包给二把头,设置小把头(领工),形成封建把头同法西斯残暴统治相结合的管理体系,层层盘剥和压榨工人,使广大矿工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日本鬼子还设立了炭矿警备队和专门残害工人的“劳务系”,以及“报国会”“国防妇人会”“义勇奉公队”等许多特务组织。这些特务组织有明有暗,互相勾结在一起,对矿工进行血腥统治和残酷剥削,给矿工和家属带来了深重灾难。

  为了更加疯狂地掠夺煤炭资源,满足侵略战争尤其是军火工业及战勤运输煤炭的需求,日寇在1937年制订和实施了“西安炭矿矿业开发五年计划”,5年内要把年产量由75万吨提高到250万吨。要实现这一强盗野心,需要大量工人,于是他们收买了大批汉奸把头,把魔爪伸向河北、山东、河南、山西等地,用招、抓、逼、骗等手段,把成千上万的穷苦农民和其他城乡百姓一批又一批地装进“闷罐”火车,强行押送到西安炭矿。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帝国主义者更加凶残地实行“以人换煤”的人肉开采政策,致使无数矿工和家属惨死在日本鬼子和汉奸把头手下。据史料记载,1938年至1941年,西安炭矿工人登记卡片共有92438张,而实有人数仅18000人左右,这4年间断送了多少矿工性命,已无法准确计算,如果加上矿工家属,1931年至1945年日伪统治14年间的死难者就更难计其数。

  这14年间,西安煤矿的煤炭资源也遭到极大破坏,日本强盗从这里掠夺了1542.4万吨煤炭用于侵略战争,留下的是遍布矿山的累累尸骨。

  人间地狱 罄竹难书

  日本帝国主义侵占西安煤矿的14年,是充满苦难和血腥的14年,是煤矿史上最黑暗、野蛮的14年。

  他们对矿山全面实行了法西斯统治。日本鬼子和汉奸把头狼狈为奸,施展了野蛮、残酷的手段奴役矿工,把矿山变成了人间地狱,数万名矿工在这里被夺去了生命。当时,矿山流传这样一首民谣:“人间地狱十八层,十八层底下是矿工。”这既是当时西安煤矿工人地位的真实写照,又是矿工们对旧社会的血泪控诉。

  矿工从进矿山那天起,就遭受着双重剥削。被骗来的“民工”和被抓来的“劳工”,进了日本鬼子和汉奸把头统治的西安炭矿,如同进了鬼门关,全都成了“苦力”,形似“囚徒”。给矿工住的“劳工房”低矮狭长,百十个人挤在一间大房子里,又潮又臭。在矿工住处周围,筑起高墙,架了铁丝网,许多地方还设了电网。炭矿警备队全副武装,防止工人们逃跑或反抗。矿工上下班有手持棍棒的外勤把头押送,下井干活有日本监工和把头监视,甚至被送进工人称为“老虎系”的劳务系拷打,下班回到工房也不准随意外出,连睡觉也要受到监管。工人们编出歌谣形容当时的悲惨生活:“走路不许肩并肩,睡觉不许脸对脸。进矿如进鬼门关,要想活命难上难。”

  经常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十里矿山成了日本鬼子和汉奸残害矿工的屠场!

  在这座人间地狱里,矿工们受尽剥削压榨,成年累月流血流汗创造的价值,都被日本鬼子和汉奸榨得精光。

  日本鬼子和汉奸把头用榨取矿工的大量血汗钱吃喝玩乐,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而矿工的生活连牛马都不如,一个个饿得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矿工没有衣裳,只好围着破麻袋片和灰袋纸。有的矿工走投无路,被逼卖儿卖女。据史料记载,当年,矿工们有七愁:愁娶妻没有钱、愁挨打没个完、愁吃穿没着落、愁老了没人管、愁有病往外拽、愁死人没法办、愁家庭不团圆。还有十多:劳动时间多、虱子臭虫多、挨打受害的多、遭灾长病的多、逃荒要饭的多、惨死残废的多、卖儿卖女的多、冻死饿死的多、寻死上吊的多、孤儿寡母多。

  日本鬼子和汉奸就像吸血鬼一样敲骨吸髓,吃人不吐骨头。矿工们形容他们:“喝血鬼,喝血鬼,骑人头上喝血水,喝得矿工麻秆瘦,喝得鬼子猪样肥。”

  参考文献:《辽源今昔》《老城故事》

  专家简介

  刘玉林,1946年出生于辽源市。辽源矿工墓陈列馆专家顾问。

  秦品馥,祖籍山东,1940年出生于辽源市。吉林省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辽宁“九一八”战争研究会理事。曾出版《老城故事》一书。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辽源市西安区委宣传部提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