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长春的园广场

时间:2017-09-05 15:25:54  来源:长春地情网  作者:
        长春有一些圆形广场,最早出现在20世纪的头20年里,也就是在那时的日本“满铁附属地”里。最早的当属站前广场,后来又陆续有了西广场、东广场和南广场。东北沦陷以后,市区扩展很快,圆形广场随之增多,而且有的是面积很大的,兼有绿地功能的,现今的人民广场就是其中之一。

这些圆广场主要来自1907年“满铁附属地”的规划和沦陷后1932年至1933年的城市规划,大体出自日本人之手。但是光绪末年,长春开埠局聘请的英国工程师设计的长春商埠地街道,也有圆形广场,现在的东大桥广场就是其中的一个。

上个世纪,西欧北美开始进人了汽车时代,在城市道路网里设置圆形广场,用以处理道路的平面交叉,尤其是多条道路的路口。那时日本人正在学习欧美,就引进了原来称之为“rotarysystem”的城市道路交通管理方式,并且应用在长春,前后历时几十年。这种“环岛绕行方式”(这是笔者的理解,这种叫法不一定准确)就是车辆环绕广场汇合和分流,不需设置交通指挥设施(或指挥人员),车流也无须停顿。所以,沦陷期间长春的路口很少有红绿灯,交通岗也不多。

长春的这些圆形广场,大小差别很大,以直径来说相差好多倍,以功能来说,小的只起限制过路车流的作用。有的书上主张大的叫广场,小的应当叫回车岛,前些年民间称之为“转盘”,也就是这种意思。

1907年修建“满铁长春附属地”开始,到抗战胜利为止,先后形成的圆形广场有:

站前广场

西广场

东广场

南广场

东大桥广场

新发广场(人民大街、新发路路口)

人民广场

解放广场(人民大街、解放大路路口)

自由广场(人民大街、自由大路路口)

工农广场(人民大街、南湖大路、工农大路路口)

同志广场(解放大路、同志街路口)

西安广场

新民广场(新民大街、自由大路、工农大路、延安大路路口)

全安广场(解放大路、大经路路口)

建设广场(建设街、解放大路路口)

南湖广场(南湖大路、延安大路、宽平大路、前进大街路口)

其中的南湖广场按日本人的规划,名为盛京广场占地比人民广场还要大,到日本投降时并未完成。有的因铺设有轨电车轨道,从广场中穿过,轨道并未绕行。近二十多年来,汽车数量增长迅猛,广场路段车辆拥挤,交通高峰时发生车流堵塞,因此一些小广场陆续拆除,改为灯光管制的路口。后来市中心的大型广场,也发生了同样的问题,所以本地报纸讨论过改善人民广场一带交通的办法。

人民广场是市中心最大的圆形广场,直径300米,对于市区交通至关重要。在东北沦陷期间,历时多年才建成。原来这一带属于长春城西北的一个村落——城后堡。这个村子,东起大经路与长春大街路口的东北隅,村中农户十分零散,离离落落直到今新华宾馆和康平街南头的杏花村。在几十户人家中的一户,就坐落在今人民广场上,一座篱笆环绕的小院,几问草房,一口有辘轳的大井,院外全是农田。1932年,农家被迫迁走了,第二年平整了广场的土地,以后又砌筑了边石。1935年开始栽植树木,1936年修筑园路、凉亭、安装园灯、园椅和壁泉,工程大体完工。在沦陷期间,除广场中心有一处满洲国水准原点以外,没有永久性的设施,虽然搭建过用于庆祝的牌楼,如庆祝溥仪当伪皇帝,伪满建国十周年大东亚博览会之类,都是临时用木料搭建的,时过即拆。因此,沦陷时期修过十多个圆广场,但在广场上没有永久性建筑物。

沦陷时期长春的市区交通很平常,街道宽阔,过往的车辆稀少,机动车更少。日本人狡猾多疑,连城市有多少辆机动车都秘而不宣,沦陷中期市区交通除公共汽车外,主要还靠马车。据当时公开发表的数字,1939年有载客马车2668辆、人力车(含三轮车)1265辆,据推断机动车(包括卡车、小汽车、摩托车)是少于马车的。因为机动车少,城市道路的修筑超前,直到1945年也没显示过交通拥挤现象。解放以后,前30年机动车的增长缓慢,但是改革开放以后城市道路就逐渐不能适应交通量的增长,靠圆形广场自动分流不但不行,而且车流拥堵就发生在广场上。因此,近年来就拆除广场改用灯光管制车流,首当其冲的就是人民大街上的。新发、解放、自由、工农等几个广场拆掉以后,人民广场又成了新的焦点了。

摘自于泾《长春史话》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